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律师高新华(法学博士)的博客

让每一个人享受平等的法律保障

 
 
 

日志

 
 
关于我

法学博士,教授,江苏圣益律师事务所律师,苏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拥有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资格,兼任常熟市行政复议委员会委员、常熟电台特约新闻评论员、常熟市流水琴川义工团成员、常熟市法律援助中心常熟理工学院工作站站长。主持法学研究课题近十项,公开出版法学专著二部、论文五十余篇,被评为省优秀青年骨干教师、苏州市优秀教育工作者、2012年度常熟新闻人物、苏州市领军型律师、常熟市优秀律师等。1997年获律师资格,经常为政府机关、企业事业单位提供法律服务。

网易考拉推荐

教授骂法官,一点也不怪  

2015-08-10 09:47:27|  分类: 热点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孟勤国教授批评法院的一篇文章引发争论,尤其是法官圈的极度兴奋,只攻一点不计其余。

教授骂法官,可不可以?当然可以,但文章确实需表明代理人身份。

不是当了代理人,就不能骂法官?恰恰是由于代理人的身份,才更清楚案件的问题所在。

我代理或辩护过几个案件,有时杀法官的心都有了。

所以,对孟教授的文章,一方面要批评其未表明身份,另一方面更要关注案件本身,判决是不是真的错了。

这一点更为关键。希望有关人士提供判决及相关材料,教授、法官都来进行研讨。

另,据《法学评论》主编秦前红教授说,孟勤国的文章当时表明身份,是编辑时拿掉了。

既已酿成公共事件,《法学评论》似有必要作一公开声明,澄清真相。

回到案件本身进行讨论,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孟勤国教授对法院的批评是否恰当。

希望法官们淡定些,自信些,法官卷入此种事件的对骂,冷嘲热讽,很不合适。

司法独立的一个含义是司法独立于舆论,无论如何批评,我自岿然不动,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批评并不影响法院的公信力。

最近访谈日本法官,问法官如何对待媒体、社交媒体批评司法不公?如何对待法院门口的示威者?他们的回答都是:不介意,这是他们的权利,言论自由的体现。当然,更由于司法独立和公正,法官的公信力完全可以承受社会的批评甚至谩骂,他们根本不在意被批评。

 

附:孟勤国教授论文摘要,及两篇批评文章

——徐昕

2015/8/6

法官自由心证必须受成文法规则的约束

——最高法院(2013)民申字第820号民事裁判书研读

孟勤国(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民商法博士生导师)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对最高法院(2013)民申字第820号民事裁判书的解剖,显示了三级裁判在举证责任、证据和证据证明力、情理常理上的严重缺陷。围绕案件争议焦点,本文紧扣三级裁判摆弄证据的轨迹、还原法官滥用自由心证的思维过程、揭示裁判结果的无理和不公,进而提出法官自由心证必须受成文法规则的约束。民事案件证据的复杂性极易屏蔽司法不公,这是民事领域极少公开亮相司法不公个案的主要原因。本案作为一个难得的典型案例,对于深刻认识和切实解决中国的司法不公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法学教授的愤怒与批评法官的尺度

正义网

《法学评论》杂志2015年第4期刊登了孟勤国教授的一篇文章,名字有点儿长,叫做《法官自由心证必须受成文法规则的约束----最高法院(2013)民申字第820号民事裁判书研读》,看到题目时,我有些欣喜,难得声名显赫如孟教授者能够垂青具体个案来进行学理评析,看过之后,才知道这绝不仅仅是“研读”,而应该叫“批判”,或者叫“批评”,而且批评、批判的对象并不仅限于案件本身,相当多的消极评价针对的是办理此案的各级法院的法官,言辞之激烈,情绪之愤懑,让我始料未及。

孟教授认为,“本案作为一个难得的典型案例,对于深刻认识和切实解决中国的司法不公有重要的启示意义”,“中国民事审判的任性,在本案中得到里淋漓尽致地展现”,“排除司法腐败的因素,那么,本案可能成为中国民事审判走向的一个拐点”,“意味着今后中国法院都可以按照本案裁判的要旨及其理由裁判,中国民事审判或将进入法官自由心证不受成文法规则约束的时代”。看到孟教授如此忧心忡忡的论断,连忙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阅涉案文书,找到了最高法院的(2013)民申字第820号民事裁定书,但并没有找到浙江省高院的(2011)浙商终字第62号终审判决书以及绍兴中院的(2011)浙绍商初字第24号一审判决书,对案件事实的了解以及一、二审判决书的论证内容的了解主要源于孟教授在文章“本案概要及裁判的要旨”部分的论述。

通读了孟教授整理的案件审理流程、裁判文书论证过程、孟教授自己的观点以及引经据典,窃以为,大量使用“摆弄证据”、“滥用自由心证”、“裁判结果无理和不公”、“荒谬至极”、“荒唐至极”来形容三级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显得过于情绪化,并且“有失身份”,也缺乏学术论文的严肃性。

当看到孟教授在文中指责“本案法官们不顾文义,公然曲解证据及证明力,违背‘遵循法官职业道德’的法定要求”、“本案裁判所谓的情理常理,均为本案法官们强词夺理”时,很难相信自己是在读一篇高水准期刊刊登的学术论文;当看到孟教授用“巧言令色”、“位高胆大”、“公然曲解”这样的词汇来形容办案法官,并质问“本案法官们就没有听到理性良心的责备吗”时,不仅悲从中来,如果学者因为自认为精通法律并掌握着发声平台就可以对法官大加责难,每一个普通人是不是也可以以自己的理解为依据,因为对任何一个裁判的不满意而以自己占有的资源攻击法官?法官有没有因为自己的正常履职而免于遭受攻击和责难的权利?批判法官有没有一定限度?

在的文末,孟教授更是用九个“无视”这样的超长排比句来显示自己的愤怒,并表示“上述足以让本案裁判载入司法不公的史册。需要指出的是,本案裁判不公未必全是本案法官们的责任,尽管他们又不可推卸的责任。”何其霸气!

相对于法学教授们纵横捭阖、指点江山的风光无限,中国的法官们对内通常表现出的是怨声载道和不堪重负,对外则由于从大法官到小法官不间断的丑闻显得有负众望,但是尽管如此,我想有一点应该是毋庸置疑的,法官就有权力依照法律和自己的判断作出裁决,这是司法权的特质和运行机制,这种裁决即使是错误的,自有相应的救济程序和惩戒机制来予以处置,法官不应该因为自己的职务行为遭到任何个体的指责、攻击甚至报复,即使是声名显赫的法学教授也应该有所克制,多评价案件本身,少评价或者不评价办案法官,这是法官应该享有的基本的职业保障,也是一个学者应该具有的基本素养。法律学者们在面对个案审判时表现出的自信与自大以及对法院和法官的不屑令人诧异。即使这个案件确实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法律提供的救济路径也不包括对法官无限度的责难与批判!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孟教授如何从浩瀚的裁判文书中选择出这样一个“不可多得的样本”,并且对案件的每一个细节都了解的如此透彻,开始我以为孟教授是本案原告的代理人,查阅了文书之后发现并不是,后来检索了孟教授的个人资料,发现孟教授的籍贯正是本案的事发地,我想这份乡情大约是孟教授如此情绪化的原因吧。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认为这篇文章缺乏一篇学术论文的理性、严肃性与中立性,而更像是一份代理词、法律意见,甚至是控诉书。我也不明白享有盛誉的《法学评论》刊载此文的目的是什么,而且对文中显而易见的错误(笔误)也不校正:最高院制作的本案文书应该是“民事裁定书”,孟教授在题目里写成“民事裁判书”是任性还是笔误?文章开头将案号写成“民审字”是个纯粹的笔误,应该是“民申字”。但是设想这些错误如果是最高人民法院犯的,必然会被斥责为天下奇闻,并引起舆论哗然,但在一篇法学学术论文中,这些似乎都不值一提。

http://www.chinalaw124.com/zuijiagongzheng/20150803/11130.html

教授败诉骂法官,说好的节操呢?

作者:庐州判官,法官之家特约撰稿同事

2015年8月4日,W大法学院本科课堂,M教授正在课后答疑。

小明:老师,您是我校乃至全国知名的大教授,人品学识皆为我等后辈楷模,向您请教几个问题可以么?

M教授:这个过奖了,我不是什么大教授,不过现在每天仍在坚持学习。有什么问题你问吧,我们共同探讨交流。

小明:老师见多识广,不知您是否听说法院出具过“民事裁判书”这种法律文书么?

M教授:实务中有民事调解书、判决书、裁定书,以及决定书等等,应该没有“民事裁判书”这种表述。

小明:学者能否利用自身知识,以及掌握发声平台的优势,可以对法官就具体个案措词激烈的大加责难?

M教授:这个应该要慎重。法官依法正常履行职责的行为,不应该遭到任何个体的指责、攻击甚至报复,如果其枉法裁判,自有相应的救济程序和惩戒措施。

小明:法学论文中,如何避免出现失误?比如在再审案号中,把“民申字”误写成“民审字”这样的低级错误。

M教授:这就要靠编辑细心了,不过主要还是靠作者自己的责任心。我写文章就比较注意,尤其在文章开头特别注意,不会出现这样的笔误。

小明:如果在法学论文写作中,采用“巧言令色”、“位高胆大”、“公然曲解”、“摆弄证据”、“滥用自由心证”、“裁判结果无理和不公”、“荒谬至极”、“荒唐至极”等词语,来形容从中级、高级到最高法院的三级法院的裁判文书,这个行为是否妥当?

M教授:当然不是很妥当了。就这个问题,下学期我要专门给你们讲论文写作课。法学论文写作要客观、理性,尽量避免使用过于情绪化的表述,尤其是像我校《法学评论》这样的高端期刊,更要避免此类问题出现。小明啊,你这几个问题问的很好,你是怎么想起问这些的?

小明:在《法学评论》杂志2015年第4期里,我拜读了老师您写的一篇大作,名字叫做《法官自由心证必须受成文法规则的约束----最高法院(2013)民申字第820号民事裁判书研读》。我提出的以上四个问题,都是从您这篇文章中发现的。

M教授(脸红):哎,这个嘛……

小明:听说老师有时在外面还走走穴,赚点外快?

M教授:嗯,介个嘛……,也是有的,主要是积累些实务经验,这个对教学也有好处。

小明:是这样啊。如果将来我做了法官,老师您会不会在庭上给我上课啊,要是老师代理的案件败诉了,您会不会写文章骂我呢,怪我现在没有好好跟您学自由心证。

M教授(尴尬):这个,这个倒不会,依法行使职权,谁也不会怪你的。

小明:关于您写那篇文章的目的,网上说……

M教授(打断):是为了探讨自由心证问题,希望对司法实践起点指导作用,根本不是为了泄……(突然打住)

小明:但是听网上说,您是这个案件败诉方的代理人噢,是这回事么?

M教授(边走边说):哎……介个嘛,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http://weibo.com/p/1001603872800388812444?from=page_100306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sudaref=www.baidu.com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